苏27战斗机 苏27 苏-27战斗机 苏33 苏35战斗机 是前苏联苏霍伊设计局研制的单座双发全天候空中优势重型战斗机,主要任务是国土防空、护航、海上巡逻等。北约组织给予的绰号是"侧卫"(Flanker).该机于1969年开始研制,1977年5月20日首飞,1979年投入批生产,1985年进入部队股役。该机采用翼身融合体技术,悬壁式中单翼,翼根外有光滑弯曲前伸的边条翼,双垂尾正常式布局,楔型进气道位于翼身融合体的前下方,有很好的气动性能,进气道底部及侧壁有栅型辅助门,以防起落时吸入异物。全金属半硬壳式机身,机头略向下垂,大量采用铝合金和钛合金,传统三梁式机翼。苏-27系列战机家族中成员众多,主要型号为苏-27(早期空军型)、苏-30(在苏-27基础上升级的对地攻击型)、苏-33(航母舰载型)、苏-35(多功能战机)等。

拥有苏-27战机,不但使中国空军踏入了世界先进空中力量的行列,更重要的是让中国空军领略到了高性能战机游戏,极大的激发了“打赢一场高技术条件下的现代化局部战争”的雄心壮志。特别于台湾方面已经获得F-16A/B与幻影2000-5的今天,维护统一大业的重责大任,自然就落在了已进入中国空军服役的苏-27身上。在经过测试飞行后,中国军方了解到该机的性能的确十分先进突出,甚至连中国正在研制中的新一代歼击战斗机都不能有效对付它。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仿制苏-27的争论便在军方与航空制造部门之间激烈展开。以军方的观点而论,用苏-27这样的高性能战机替换日益陈旧的机群已迫在眉睫,而自制的新一代战机尚待时日,因此仿制苏-27是解燃眉之急的唯一有效方法。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最高军事决策层——中央军委做出了以下发展策略:即在自力开发新一代主力战机的同时,将仿制或者转让制造苏-27提上日程,保持并提升国家航空科研的实力。对于俄罗斯来说,似乎更愿意向中国销售的是产品而不是技术。但在中国方面强烈要求技术转移,否则该机的采购量将不超过48架的压力下,双方于1993年8月展开谈判。在经过3年的拉锯之后,1996年12月6日,俄中签订了转让苏-27生产许可证的协定,整个合同总额估计为25亿美元。(鸣谢:彩虹熊)

根据合同,中国在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属下的沈阳飞机制造公司(112厂)在15年时间内制造200架苏-27(年产约14架),其中第一批苏-27的机体全部由KnAAPO提供,以后批次的机体逐步过渡到由中国航空工业根据俄罗斯转让的全套工艺文件自行制造,但俄罗斯仍然提供全部200架飞机所需的发动机、雷达及电子设备、机载武器。中国沈阳生产的苏27不允许出口给第三国。如果生产数量达不到要求,中国可以要求俄罗斯生产。(鸣谢:彩虹熊)

中国制造苏-27代号为“11号工程”,装备部队的正式名称则是歼击-11型战斗机。在谈判的开始阶段,KnAAPO向中国推荐的型号是单座多用途型苏-27SMK,但中国空军的评估认为在现代高威胁环境中,飞行员显然难以单独担负危险而复杂的对地攻击任务,F-15E这样的双座多用途型才是最佳选择。最终放弃自行制造苏-27SMK而选择了购买苏-30MKK、自行生产并改进苏-27SK型的道路。(鸣谢:彩虹熊)

1997年夏天,俄罗斯向中国方面交付了全套工艺文件。1998上半年,沈飞开始组织生产首批2架苏-27。1998年9月1日,第一架组装飞机首飞,第二架年底试飞。1999年9月后,这两架国产歼-11开始交付部队。他们被装备到空2师6团,与俄罗斯原装的苏-27进行对比,据信经飞行员的对比使用,认为达到了俄罗斯原装飞机的水平。

据外媒报道:2001年,沈阳军区空军的空1师1团——中国空军资格最老的部队,开始批量换装歼-11战斗机。2002年,有消息说歼-11装备了位于河北张家口的空7师,这是北京军区空军的第一支苏-27部队(河北沧州的K026基地为空军直属)。2003年,据称位于宁夏银川的空6师也开始装备歼-11,这是兰州军区空军的部队。至此,中国的七大军区空军部队都部署了苏-27系列战斗机,以适应不同方向的作战需求。

沈阳生产的歼-11在俄罗斯与中国都没有列入苏-27系列进出口统计,被另外计算。所以沈阳生产的歼-11具体数量外界难以了解。但是根据已装备了三个团的情况计算,那么应该是已经生产并装备了72架战斗机(中国空军的每个战斗机团一般装备24架飞机)。另外加拿大汉和防卫评论的最新报道,沈阳飞机公司最近已经收到了第95套苏-27SK的组装套件。并称“目前整个组装生产非常顺利”。(鸣谢:彩虹熊)

根据所见到的少量照片,中国自行生产的苏-27在工艺方面甚至超越俄罗斯生产的原型。并有传闻,中国航空工业的专家正尝试着将自行研制的雷达、发动机、机载武器换装到歼-11上,这些装备的不少性能比俄罗斯所提供的装备更为先进。

随着1996年苏-27技术转让协议的达成,一项更具雄心的,彻底改善中国空军攻击能力的计划紧接着展开,这就是向俄罗斯洽购苏-30MKK重型多用途战机。中国对大型军事技术装备的采购是根据其自身的需求和未来发展战略的需要,经过相当程度的研究和讨论后做出的决定。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今的几次全球局部冲突,美国空军的高科技精确打击能力给中国空军决策层带来了巨大的震动。此后空军的军事学术专家们开始对空中力量的特点、任务及使用思想进行全面地探讨,最后得出结论,一流的空中力量不仅可以和其他军种实施联合作战,还可作为战略打击力量单独使用。提出了空军的现代化建军指导思想:建设一支“攻防兼备、火力与信息一体”的空军,由注重防空作战向注重空中进攻作战转变。(鸣谢:彩虹熊)

从1993年起,空军已经注意到对空军结构进行整体、全面调整,以贯彻建立攻防兼备空军的目标。大批新的理论、作战条令及战术、战法被加快推广实施。它的技术引进使空军的作战思想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而中国空军已有的所有战机包括苏-27都不能完成新的作战理论提出的任务。此外,中国空军认为,先进国家空军的歼击轰炸机总量占作战飞机总数的60%以上。强化歼击轰炸航空兵的建设,调整作战飞机组成自然成为当务之急。

在经过多番接触后,李鹏总理在1996年底访俄期间,签署了总值数十亿美元的大型军售合同,其中便包括以18亿美元购买40架先进对地攻击型战斗机的转让意向性框架协议,双方同意转入技术细节谈判。当时苏霍伊设计局总设计师西蒙诺夫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苏霍伊设计局正在设计一种基于苏-35机体的双座攻击型飞机,这种飞机将具备强大的对地攻击能力。不过在当时这一透露的消息并没有被多数人所注意。(鸣谢:彩虹熊)

西蒙诺夫所说的飞机就是后来的苏-30MKK。苏-30MKK是KnAAPO在苏-35UB和苏-27SMK的基础上发展的,有别于IAPO在苏-27UBK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苏-30系列,如SU-30MKK的最大起飞重量达到34.5吨,大于苏-30MKI的33.5吨和苏-30的30.5吨。这是根据中国空军的迫切需要而设计的多用途战斗机,这样的战机能够执行夺取和保持空中优势、远程精确打击等多种任务。(鸣谢:彩虹熊)

--------------------------------------------------------------------------------

虽然签署了初步协议,但却引起俄罗斯国防部和国防工业部门激烈争论,军方尤其是西伯利亚、后贝加尔、远东三大军区保守派将领基于地缘政治和军力均衡方面考虑,对此大加反对,但外交部、国防工业部门却以军工生产面临困境为由大开绿灯。在这样的背景下,两国有关人员在会谈中多次陷入胶着状态,当然中方人员毫不妥协,直至俄军方在多方面压力下软化立场。经漫长的两年不同级别谈判,俄罗斯最终同意出售这一基于苏-35UB双座教练战斗机的苏-30MKK,双方的细节合约在1998年珠海航展期间敲定。1999年3月朱镕基总理赴莫斯科访问,并正式签署购买38架苏-30的协议,标志着两国军事技术合作再跨进一大步。

--------------------------------------------------------------------------------

1999年3月9日,编号“蓝色501”的苏-30MKK首架原型机在KnAAPO首飞,试飞员是阿维里扬诺夫。第二架原型机“蓝色502”于6月19日飞上蓝天,第三架和第四架“蓝色503”和“蓝色504”则在那年的晚些时候被制造出来。据称,从最初投入设计到实际制造出首架原型机,只用了9个月时间。因为苏-30MKK的设计小组也就是正在为俄罗斯空军研制苏-35/37系列的小组,两种飞机在构型上非常相似,为设计小组和试制车间提供了便利。

--------------------------------------------------------------------------------

2000年11月,502号苏-30原型机参加了2000年珠海航展。紧接着,第一批10架苏-30MKK于2000年12月20日交付到安徽芜湖空军基地,第二批10架苏-30MKK于2001年8月21日交付,12月第一批最后18架苏30完成交付。

--------------------------------------------------------------------------------

中国空军首先装备苏-30MKK的单位是空军第3师和飞行训练基地,分别装备19架。传统上,这两个单位是中国空军最先装备从苏联/俄罗斯购入的先进飞机的单位,从米格-15、米格-17、米格-19、米格-21到苏-27、苏-30都是如此。空军第3师第9团换装苏-30后,原先装备的第一批苏-27全部转交给了济南军区空军的空19师。

--------------------------------------------------------------------------------

2001年7月普京总统和江泽民主席会晤时,中国签署了购买了第二批38架苏-30MKK的合同,2002年8月至2002年底,这38架战斗机陆续交付。这两批飞机装备的是南京军区空军的空29师和广州军区空军的空18师,这也都是中国空军的精锐部队。

--------------------------------------------------------------------------------

2002年,俄中开始磋商关于购买苏-30MKK第二阶段型号(也常被简称为苏-30MK2)的谈判,2003年1月,两国签署第三批苏-30购买合同,KnAAPO将向中国海军航空兵提供24架苏-30MK2,12架苏-30MK2于2004年2-3月份飞抵中国,剩下的12架则于2004年8月底交付。作为中国海军航空兵最先装备苏-30的部队,海航4师10团是一支著名的部队,它曾击落过多架美国和蒋介石政权的飞机,在60年代被中国最高军事机关授予“海空雄鹰团”的荣誉称号。至此,中国所装备的苏-30的数量达到100架。而且,在2005年前,苏-30MKK将是全球最优秀的多用途战斗机。

至于未来可能的订单,俄罗斯相关人士均表示由于谈判尚在进行中,不仅不方便透露,而且具体数量也没有敲定。不过外界的普遍估计是中国将在年底前为海军航空兵再定购24架苏-30MK2,将在2005-2006年间交付,以达到装备3个海军航空兵团,每个团装备16架的水平。此后可能就不再继续订购了。不过未来还将可能有将所有124架苏-30升级到第三阶段型号(简称为苏-30MK3)水准的计划。

从1990年到2004年,中国合计在苏-27家族身上投资达近百亿美元,规模超过建国以来在整个航空制造业的总投入,不过这也是一个跨世纪的宏大项目,不但满足了中国空军升级战斗机的急需,为自行研制的歼-10战斗机赢得了时间,还促进了中国航空工业的整体进步,为自行或合作发展第四代战斗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中国人在苏-27身上所表现出的头脑冷静、量力而行、态度低调的处理水平值得每一个武器买家认真学习。

1992年以后中国成为苏霍伊设计局及相关生产企业的救星,根据《俄中军事技术合作白皮书》,自1992年至2004年,俄罗斯共向中国交付了176架苏-27系列飞机。

拥有苏-27战机,不但使中国空军踏入了世界先进空中力量的行列,更重要的是让中国空军领略到了高性能战机游戏,极大的激发了“打赢一场高技术条件下的现代化局部战争”的雄心壮志。特别于台湾方面已经获得F-16A/B与幻影2000-5的今天,维护统一大业的重责大任,自然就落在了已进入中国空军服役的苏-27身上。

在经过测试飞行后,中国军方了解到该机的性能的确十分先进突出,甚至连中国正在研制中的新一代歼击战斗机都不能有效对付它。在这种情况下,是否仿制苏-27的争论便在军方与航空制造部门之间激烈展开。以军方的观点而论,用苏-27这样的高性能战机替换日益陈旧的机群已迫在眉睫,而自制的新一代战机尚待时日,因此仿制苏-27是解燃眉之急的唯一有效方法。